奇彩彩票娱乐

奇彩彩票娱乐 > 动态资讯 > 一群台湾青年工匠扎根上海,他们把文创玩得风生水起

一群台湾青年工匠扎根上海,他们把文创玩得风生水起

时间:2019-05-09 14:56:55

闵行区联明路389号,有一个名叫“麦可将”的文创园区。在这里,开着几十家特色小店,云集了数十位工匠艺术家,其中半数以上来自台湾,大多都是年轻人。他们个个身怀绝技,能够把一些平凡无奇的材料变得既好看又好玩。今天是五四青年节,让我们来倾听这些台湾年轻工匠在上海打拼的故事,以及他们爱上这座城市的理由。

“我在上海玩泥巴”

台湾女生郭芷言,90后。她的母亲蔡旻吟,是园区内一家名为“采坭塘”粘土工作室的创始人,从事这个行业已经有30多年,如今她也在跟随母亲学习粘土工艺品制作,一起经营这家小店。说到粘土制作,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“玩泥巴”,大致也是这么回事,但用的都是进口的无毒环保材料,而且效果令人惊叹。

图说:粘土工作室。李一能 摄

在店面里展示有许多作品,很难相信眼前这些鲜嫩的多肉植物、山水画、油画、雅致小景居然全部都是粘土做成的,几乎可以以假乱真。

十多年前,郭芷言父亲来大陆工作,一家也就搬到了上海。她在上海戏剧学院念书,而母亲则继续从事粘土工艺品制作。在台湾,粘土艺术非常普及,但在大陆则刚刚开始起步,早些年进展不快。

但最近几年,事情却出现了转机,人们开始认识到这些手工粘土工艺品背后的艺术价值,希望学习粘土工艺的人也越来越多。入住“麦可将文创园区”后,有很多人专门找到“采坭塘”拜师学艺,学生遍及中国大江南北。工作室一下子热闹了起来,开班培训、亲子体验、专门定制等新业务纷纷出现,母女俩忙得不可开交。这几天,母亲蔡旻吟又忙着赶往广州给一些粘土老师进行培训,留下郭芷言在上海看店。

图说:多肉造型的手作泥塑。李一能 摄

“一盆造型差不多的多肉模型,塑胶的网上卖几百,手作泥塑卖上千,而且乍一看还差不多,但在上海依然能卖出去。”郭芷言说,这就是他们选择在上海创业的理由,对艺术价值的理解、对作品质量的审美、对创作劳动的尊重,是文创必备的土壤。

玻璃也可以很好玩

在采坭塘隔壁,是一家名叫“琉璃创意工场”的工作室,这里的“玻璃大师”叫高志洪,同样来自台湾,专门制作各类玻璃工艺品。他家的玻璃工艺品,造型各异、色彩缤纷、完全是用手工制作,高志洪把这一工艺形容为“像捏面人一样”,但是难度更高。

图说:精美玻璃工艺品。李一能 摄

玻璃工场的制作车间是开放式的,来访者可以一睹玻璃工艺品烧制的全过程,并且可以报名体验亲手制作。随着玻璃管在喷枪前融化,工艺品的构造、外观、颜色全都靠工匠的经验和技法,在玻璃冷却前必须一次成形,这是绝对一门手艺活。

比如高志洪最得意的玻璃笔,上海市市花白玉兰的造型,不仅样子别致好看,还特别好用,手感有点像水笔,沾一次墨水能写193个字,这也是用玻璃纯手工打造而成。

高志洪多年前在上海开了一家玻璃厂,生产的玻璃工艺品远销海外市场,虽说生意一直不错,但他还是觉得这样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。作为一名“玻璃控”,比起做生意他还是更喜欢“玩玻璃”。用最传统的方式,手工制作一些好看又好玩的小玩意,卖东西倒是其次,主要是希望能告诉大家:玻璃其实也能很有趣。

“我的工作室不允许十岁以下的孩子进入,有一次一位上海的家长,带着9.5岁的孩子来到这里,求我破例让孩子学习玻璃制作,这让我很感动。“高志洪说,越来越多的上海家长没有因为烧玻璃危险、影响学习拦住孩子,而是选择尊重他们的兴趣爱好,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观念的进步。

两岸一心传承经典

在园区,有一家名叫“木忘初心-上海鲁班学堂”的木作工作室也很有名。负责人黄上智是台湾著名木工达人,他所专攻的方向,就是中国最为经典的榫卯结构木作。

榫卯结构,堪称中国为人类设计史上留下的奇迹,小到一把凳子,大到紫禁城大殿,不用一枚钉子却牢固万分,流行于整个亚洲,但如今随着木制建筑的式微,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,即便在其诞生地中国也是如此。

图说:负责人黄上智是木工达人。李一能 摄

“70后”黄上智从小喜欢做木工,在台湾进行了基础培训后,曾经到日本留学,专攻榫卯结构,原因是日本对传统技艺保存较好,而且理论化总结也较为到位。“但日本人也承认,榫卯结构是从中国传来的,所以我觉得,一定要把这门手艺学好带回大陆,也算是为传承老祖宗的手艺尽一份力。”

2005年,黄上智来到大陆,参加了奥林匹克场馆建设,2016年成立“木忘初心”工作室,同年被聘为“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”中国家具制作木工项目的指导专家,为中国多个代表队进行培训指导。后来又多次担任“世界技能大赛”的选拔裁判长和培训师。但黄上智觉得,比起这些“高大上”的经历头衔,他还是单纯地喜欢研究木作,把木作的乐趣和大家分享。

“在中国,木工不是一个特别受欢迎的职业,现在十个小朋友说长大要当木匠的,估计一个都没。”但接触文创产业并入住园区,让黄上智看到了另一种可能。若是喜欢木作不一定要当全职木匠,可以作为一个兴趣爱好修身养性,亲手制作一些小玩意,甚至是可以在家里使用的家具。

如今,黄上智的工作室已经有5000多名“粉丝”,培养了数百名木作爱好者,与众多职业学院进行木工培训合作,在两岸十多个城市开办了体验课程,深受各界好评。工作室成立之初,黄上智还担心可能坚持不了多久,毕竟光靠销售木作产品是很难养活一家工作室的。但现在随着上海文创产业的蓬勃发展,他的工作室不仅活了下来,还在传统文化传承上干得有声有色。与此同时,也推动了两岸文化交流的脚步。

在黄上智工作室最显眼的位置,摆放着一张他亲手制作、名为“两岸一梦”的桌子,支架是象征大陆江南文化的古桥,桌面上有象征台湾的蝴蝶,而桌板则仿佛是一艘船和它的倒影,寓意着两岸的牵绊,就如同这小桥流水、蝶舞舟行的诗意梦境,难舍难分,水乳交融于方寸之间。

图说:“两岸一梦”。李一能 摄

工匠精神产生共鸣

除了木作、粘土、玻璃,在园区里逛了一圈,还见到了钢筋、纸箱、铁器、毛毡等等有趣好玩的达人潮店,许多想到想不到的材料在这里都可以被用于文创。在园区内有一个台湾工匠,用钢筋做了一个观景平台,造型夸张极为绚美,许多宝钢来的专家参观时都惊叹做了一辈子钢筋,从来没想到可以这么玩。而这就是文创的力量,可以附加于所有传统行业,通过艺术介入、业态的融合、边界的突破,赋予它们全新的可能。

麦可将文创园区执行长刘亦展说,台湾市场较小,传统行业在前几年被迫提前转型升级,文创就成了极好的选择。因此,文创起步比上海稍早,也有一批较为成熟的工匠艺术家,但同样苦于台湾市场有限,使他们的发展空间遇到了瓶颈。

“麦可将”原来也是一个台湾服装品牌,这一园区本来也是一个纺织工厂,后来工厂转型升级搬迁出了上海,就决定将老厂区改造成一个文创园区。于是“麦可将园区”成为了沪台文创互惠互利的平台,一批优秀的台湾工匠、艺术家被招募入住,他们带来了优质文创内容,赋予这座老厂区新的生命力,同时不断向外输出,通过活动培训、产品销售、空间设计规划,让园区成为带动区域经济文化发展提升的助推剂。

刘亦展认为,上海以及整个中国大陆拥有巨大的文创市场,借助园区平台,台湾工匠们可以接触到各个领域的机遇,带来无限的可能,使他们可以用喜欢做的事情来养活自己,能够专心地在各自领域钻研创作。随着园区人气越来越旺,这样的良性合作已经成为标杆和样板,正在形成可以复制推广的文创模式。

“我们台湾人特别喜欢上海,因为它是文明、秩序、活力、包容的聚合。” 刘亦展说,台湾精细钻研的匠人精神,在上海能够轻易找到共鸣,因为这座以海纳百川而闻名的城市,有着尊重工匠的传统。同时,随着上海越发重视文创产业,出台了不少相关政策,前景将无可限量。

“现在台湾许多工匠还是在蒙头钻研自己的小天地,我们一直在鼓励他们,特别是年轻人,来上海,来大陆看看,这里有挑战、机遇、未来,和实现梦想的无数种可能。”

新民晚报记者 李一能

动态资讯